更多精彩
betway必威: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情文章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9

时间:2016-07-18 来源:原创 作者:幽莲缘梦 阅读:9
  

  ☆、55营救吴森若今日的第二更

  

  在看到吴森若生死未卜只剩一口气地躺在病床上,还明显被人要带离的那一刻,木异能突然暴动。

  

  铺天盖地的恐惧感海啸一般平地而起奔涌袭来,医生和护士瞬间晕厥。后面离木雪最近的四个黑衣人倒了三个,前面的两个警戒心要重一些,没有失去战斗力,但被突如其来的恐惧压力惊吓的拔出手枪胡乱射击。那个明显是领头人角的黑衣人按下了病床下面一直贴着的警报器。

  

  Anna唾了一口,猎豹一般飞身上去,一脚狠狠踹在那人的太阳穴,然后平地飞起,手中亮出两把短刀扑向另外的两个黑衣人。木雪在一旁加大异能使用力度,口中不停地咬着空间里面储存起来的蓝叶子。

  

  其他的配合者显然通过木雪他们这边耳朵里的通讯器听到了枪响。枪响一旦开始,整个大楼就会戒严。医院外的接应者们互视一眼,Jessica已经被带出来搭上其他的车走了,不如他们干脆冲进去!不能把Anna和木雪丢在里面。

  

  另外,准备接应地点的直升飞机已经起飞,直接往医院放心奔赴来。

  

  在木雪异能的配合下,Anna在很短的时间里解决了另外两人,然后一咬牙把吴森若背了起来,两人开始快速地往外冲。

  

  木雪已经顾不得异能暴动不暴动的行为了,也许从今以后她都必须要在国内夹起尾巴做人,但就算异能被发现,她也要救走吴森若。

  

  整栋大楼的人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疯狂和绝望,强烈的情绪痛苦让他们无法进行瞄准无法攻击,活生生地看着两个入侵者刷着刚刚抢来的通行卡往外跑。但总有意志力强的精英,在情绪的痛苦下扛起了武器,架在了窗户上。

  

  一辆改装车冲进了医院门口,漂亮的甩尾停在了大楼前,普通子弹根本打不穿那车上的合金钢板。

  

  木雪在Anna的指挥下用手枪挟持一名医生进了电梯,背对着Anna背着的吴森若,用医生挡住自己。Anna果然彪悍,一只手还勒住了一名护士,挡住自己的前方往前走,以免被呼啸而来的子弹伤到。

  

  听不懂法国人在记录咕噜叫喊什么,木雪焦急的无以复加。现在这个样子,逃脱都很困难,要救森若不是更困难。

  

  离医院门口的车还有一段距离,可是子弹太密集,无法通过。

  

  感受到吴森若的波动已经到了停歇会儿才微弱弹动一下的地步,木雪再也受不了了,她扯着自己的头发,用尽全身力气地发出一声几乎要接近超音波的喊叫。

  

  这下,不仅是整栋楼的人被情绪感染所控制,超分贝的尖叫让大楼所有的玻璃都应声而碎,所有枪声在一瞬间都静止了。

  

  Anna趁着这个空隙飞奔向了改装车,可木雪却因为大幅度使用异能,导致体力透支没有了力气。

  

  把吴森若扔到车上,Anna咬牙冲回来拖木雪,这一来一往的时间很短,却足够楼上硕果仅存的某位精英人士意识到了他们这群人里有超能力者的存在,于是毫不犹豫地扔下了一颗手雷。

  

  Anna一边扯着木雪往车里扔,一边绝望吼叫着开车。她已经不打算回去了,也许今天就是她的末日。

  

  可是木雪去从车上翻了下来,拼命地推回了Anna,一瞬间红透了的眼眸杀气四溢地盯着那枚在她眼里成了慢镜头的手雷。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好不容易拥有的新生活,我会甘心放弃吗?

  

  不!

  

  我还没有惩罚完那些贱*人们,我还没有救活吴森若,我还没有帮助宋言穆实现心愿,我真正意义上有人信任有人疼爱的人生才开始!

  

  我才不会死呢!

  

  木雪往前冲了两步,手在接触到手雷的一瞬间,把它纳入了空间。手雷在空间中被木霜再一推,直接落在了湖水周围,引发剧烈爆炸。

  

  被冲击力掀翻在地的木雪哇地吐了出一大滩鲜血,仿佛内脏都被震裂一般的苦楚让她痛不欲生。可是,现在,不能够晕过去。

  

  Anna纵然已经惊讶得快要不相信世界了,但此刻容不得她多想,拖着木雪扔回车上,车子迅速发动,往外冲去。

  

  短短的一分钟,医院大楼悄无声息。

  

  预想中的爆炸声没有想起,反而是汽车加速的引擎声越来越远。医院大楼里的意识清醒的那个人探出头。

  

  地面上,连个手雷渣都没有。

  

  和迅速赶来的直升飞机汇合,Anna带着明显受了重伤的木雪还有生命垂危的吴森若上了直升飞机。直升飞机上已经准备好了医务人员还急救器械。

  

  木雪一直努力喝着湖水,还有空间里补血的西瓜,以及其他任何可以对身体产生好作用的东西。医务人员检查到木雪内脏受到了剧烈的震动,最好是不要进行移动。可是现在这个状况……还有吴森若,身体似乎是受到过什么物质的辐射,全身都软化了,肌肉似乎都死掉了一般。

  

  “换血……”木雪咬牙说出两个字。

  

  医务人员听不懂木雪想表达什么。

  

  “把我的血,抽出来,输入吴森若体内。”木雪咬着牙,“我森若都是O,可以的。快,救他。”

  

  “如果异血型者之间输血输得太快太多,输进来的凝集素来不及稀释,可能引起红细胞凝集现象。你确定你们的血型一致?”医务人员虽然在问,但得到木雪的要求都要满足的他们已经在准备输血套器具。

  

  “别废话,快!”

  

  “并且你的现在的身体状况……”

  

  “如果他死了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情绪过于激动的木雪又哇地吐了口血,吓得医务人员们再也不敢出声。

  

  木雪空间里的湖水,只能自己喝,只能对自己有用。但是木霜也说过,她的血液具有一部分的效力,在离开身体是十分钟内得到的异能不会消失。木雪虽然不懂吴森若是因为什么原因重伤,但是,自己身体快速的复原能力和湖水排斥任何与身体不合事物,纠正身体系统缺陷的功用,一定可以帮得到森若。

  

  Anna怔怔地看着明明痛苦的浑身都在颤抖的木雪,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

  

  红色的血液被抽出来,缓缓流进了吴森若的躯体。而木雪要求把吴森若的血液先抽去一部分扔掉。

  

  谁知道他的血里有什么不好的物质呢。

  

  一直坚持着连晕过去都不被自己允许的木雪,开始了漫长的痛苦忍耐。内脏的痛苦,使用精神力进出空间的痛苦,情绪上的痛苦。

  

  她不知道的是,知道她所作所为的宋言穆,比她更加痛苦。

  

  宋言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已经一天了。何厉枫和邱凡连敲门都不敢,只要去刘家客客气气地把刘爽请过来。刘爽一来,后面自然跟了个叫索菲的尾巴。

  

  嘭嘭嘭地敲门,刘爽一肚子的火气,“言穆哥,开门,我刘爽。”

  

  没反应。

  

  刘爽的火气瞬间没了,狐疑地看了满脸菜色的何厉枫和邱凡一眼,他敲门的动作温柔了不少,“言穆哥……我刘爽啊,开开门?发生什么事了?”

  

  照样没反应。

  

  这些刘爽也急了,不会是吴森若在国外出事儿了,连带木雪也出事儿了吧?操!大家怎么有消息都不告诉他,难道自己就这么没用这么不值得信任?

  

  九九九九九疽欢倏衽模跛钡蒙舳妓谎屏耍翱牛阅赂纾〉降自趺戳耍艉托⊙┦遣皇浅鍪露耍∧憧虐 斓埃鹄遥穹材愎隹Q阅赂纭

  

  门一下子被拉开,刘爽一个踉跄扑了进去,直接扑在了宋言穆身上。

  

  宋言穆红着眼,胡茬都冒出来了。他难得一见地浑身暴戾之气,恶狠狠地瞪着刘爽。

  

  之前虽然有看到过宋言穆,但并没有多上心的索菲这下记起来了。这个男人,在婚宴上被杀的另外一个男人,当时和刘爽一起要为吴森若报仇,结果一起功败垂成。

  

  深呼吸了几口,宋言穆颓然走出来,到了客厅里坐下。何厉枫立刻给端了一碗粥过来,这一天宋言穆都没有吃过东西。

  

  刚刚一瞬间爆发完之后,刘爽就再也提不起勇气了,只要可怜巴巴地跟在宋言穆后面,连问都不敢问一句。

  

  “没事。都活着。”宋言穆咬牙切齿地说出五个字。

  

  敏锐地察觉到话里的深意,刘爽皱眉,“活着?受伤了?不能马上回国?”

  

  宋言穆点头。木雪她竟然在自己受重伤的情况下,输血给吴森若……就不怕自己也死了吗?如果森若和她都出事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一个生命才刚开始没有多久,就被硬生生撕裂一半的人,该怎么继续接下来的生活?要永远都生活在仇恨中吗?

  

  夺取固然让人充满目标,但人生连守护的东西都没有了,又能迸发出多大的生活热情?

  

  宋言穆抱着头,他的内脏一直很疼,五脏六腑似乎多移位了。他能清楚地感知到木雪的疼痛和焦急,能感觉到木雪血液流失后身体的冰冷。这一刻,他彻底体会到木雪所说的,她能感觉到吴森若是什么意思。

  

  小雪,我也能感受到你……

  

  “小雪的能力,可能暴露了。现在法国那边查的很严,要想在短时间内直接回国不太可能,只能通过其他途径偷渡再转达。可是木雪受了重伤,吴森若也是,都不适合长途移动。”终于让自己冷静一点的宋言穆一口气喝完粥,把碗扔到了一边。

  

  “接下来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了。父亲那边他还在寻找三姑的下落,木雪这里,只能让带出去的人及三姑的人照管。可是三姑的人里有叛徒,根本就不能放心。”

  

  原以为要再隔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出现的危机,现在却给了宋言穆一记痛击。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

  

  刘爽也沉默了。他更加无能为力,他甚至比不上宋言穆,起码宋言穆还有得知消息的能力。

  

  曾经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也许,所谓的无所不能只是局限在小小的海塘市里,顶多是X省里。并且,都不是自己的能力。其实自己什么都没有。

  

  刘爽捏紧了拳头。如果他的亲友们,再次卷入了这一类的事件,不说在国外,哪怕就是在国内,他又能如何呢?

  

  没有力量……就是死局。

  

  刘爽的眼眸晦暗不明,最终回归明亮。

  

  一直在旁边注视着的索菲恍了神,在刚刚的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曾经的刘爽,在她耳边读了无数次道别诗的刘爽。

  

  抓起纸笔,索菲刷刷刷写下一串法文,那是一个贸易公司的名字。

  

  宋言穆和刘爽讶异地看着索菲,索菲坚定璀璨的眸子死死盯着刘爽,仿佛在看她今生最迷恋的宝贝。

  

  咳嗽了一声,宋言穆压下心中的疑问。木雪是刘爽捡回来的,索菲也是刘爽捡回来的。也许刘爽天生就带着捡奇奇怪怪东西的运气?

  

  “这个有什么用?”宋言穆把纸条交给何厉枫,示意他马上去查,然后问索菲。

  

  索菲却扭开头,不回答了。

  

  当一个哑巴不想说话的时候,你再怎么问都是白搭。

  

  刘爽最后乖乖地带着索菲走了,他是个一点就透的人。这次的事件给了他非常大的影响,从而扭转了他得过且过的心性。

  

  只有强大的人,才能守护自己重要的东西。

  

  索然乐于见到刘爽这样的成长,更乐于见到吴森若没死,这辈子刘爽总算可以有多余的精力来看看她,或者是感受生活。而不是更上辈子一样,璀璨的钻石被黑漆淋过,从此堕落在颓丧和绝望里,最终为仇恨葬送一生。

  

  宋义瑾这边查到了那个公司,那是隶属于北欧黑手党下面的走私公司。只要你给足够的钱,他们甚至可以帮你运装满一个妓院的女人到美国。并且,这个公司甚至有着良好的职业道德和口碑,从来不问你送什么东西或者人,从来不泄露信息,虽然要价高,但是一半的钱是平安送达货物之后才收。

  

  所以,送几个昏迷的亚裔偷溜出法国什么的,对他们来说完全没问题。虽然现在法国对亚裔出入搜查的很严格,那也顶多是提价的事情。

  

  就这样,木雪和吴森若在花豹还有anna为主的护送下,辗转绕着法国溜到了比利时,再从比利时转悠到荷兰。最后到达荷兰的时候,只剩下了花豹和anna,这两人非常默契地扮演着一对同性恋人,在那里一直等到木雪和吴森若苏醒,才准备回国。虽然说早日回国可以得到更好的医疗养护,可是宋义瑾决定在找到宋义蕊之前,还是先把吴森若藏起来为好。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两个月。

  

  而这两个月里,何家木家都闹出事儿来。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庆贺今天上了首页金榜~~特地加更唷!

  

  ==于是算起来今天又是万字更啦~~~

  

  得意打转~

  

  (工作忙碌,晚上存稿,明天统一回评噢)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betway必威体育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