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betway必威:首页 >小说 > 青春校园

青空

时间:2017-08-19来源:作者:雨落阅读:1580



 01
 “谢谢你,我会好好一滴不剩地喝完哦。”
 雨晔斜扬着嘴角接过女生递来的汽水,还冲对方眨了眨眼睛。
 女生的脸颊像在热锅里翻炒了几下的虾,瞬间烧红了起来。她胡乱地摆摆手,语无伦次道:“没、没什么的……那……我先走了……再见……”
 雨晔用他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撑出一个帅死人不偿命的笑,继续用温柔到宠溺的语气关心着:“嗯嗯,回家路上小心哦。”
 女生犹如得到了本命男神的加持般,张大眼睛,幸福地捂住了嘴巴,双腿几乎连迈开步子的力气都没了。
 “这是今天第几瓶啦?”旁观了这一切的死党满是嫉妒地问道。
 雨晔把汽水轻抛到空中,又稳稳接住,无所谓地回答:“不清楚……八九瓶吧。”
 死党绝望地扶住额头,做晕倒状趴在雨晔的肩上:“如果哪天有女生专程送水给我,我一定放在卧室里供着!”
 雨晔嫌弃地推开他,把汽水丢过去:“少来这套,这个赏你了。”
 “真的?我刚好渴了唉!”
 “我不爱喝这味道。”雨晔随手把校服甩在身后,朝校门口走去。
 以上是安吉一中体育生雨晔每天结束训练后的日常。
 雨晔,一年前转到安吉一中二年级,光凭一米八的身高在人群里就能百分百地吸引女生的目光,更不用提他那张好看得让周围男生恨不得回炉重造的脸。不过上天还是捍卫了那么一丝公平的——雨晔的功课差到离谱,回回考试,不管大小,最后的分数总能将班里平均分拉下一大截,气得班主任为了能在三尺讲台多站几年,已经养成了平日里随身携带保健茶的习惯。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在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因为在最后十秒钟里如风般穿过一整条街,赶在校门彻底关上前跳进来,雨晔超常的体育天赋被新来的体育老师发掘,他才正式脱离了煎熬的学海,开始了体育特长生的生涯。自此之后,课间女生们的聚集地由雨晔班级外的走廊转战去了田径场。托雨晔的福,运动场旁边那家便利店的生意也随之红火了起来。
 即使是所有老师平时都会对学生耳提面命的反面教材,但依然活得潇潇洒洒的一个人。
 “喝完没啊?”雨晔转身看见死党还在往肚子里猛灌汽水,他不耐烦地抢过来,粗暴地将剩下的部分倒在了地上。
 “喂——你干吗?”
 雨晔笑嘻嘻地让他把瓶盖交出来,再轻轻旋上,把瓶子平摆在地面上。
 “好久没玩这个了。”
 他单脚提起,对准饮料瓶中间猛的踩下去。巨大的一声“砰”,瓶盖如子弹般飞射出去。雨晔兴奋地原地蹦跳起来,然后一脚又将那个干瘪的汽水瓶踢进了花圃里。
 “爽!”
 雨晔回过神来,转头催死党走,却发现对方正看向他的身后。
 “怎么了?”
 死党贼兮兮地瞟了他一眼:“估计又是来跟你表白的。这个长得不错哦!”
 “是么?”刚想转头的雨晔止住了动作,随意捋了捋头发,嘴角忍不住窃喜。
 “准备好,来啦!”死党比他还紧张。
 “这位同学。”听到了女生的声音,雨晔才转过身来,果然长得娇小可爱。
 雨晔打量了女生一番,她两手空空,只在肩头挂着书包。他好奇又期待的问:“这位可爱的同学,找我有事吗?”
 女生目光与雨晔对上时,她有一瞬间的迟疑,转而她指向旁边的花圃,轻声说:“可以麻烦你把刚才的饮料瓶捡出来丢进垃圾桶吗?”
 雨晔愣住了,他和死党对看一眼,好像自己听错了似的“你……说什么?”
 女生稍微提高了音量:“麻烦你别乱丢垃圾,污染环境。”
 雨晔恍然大悟,他走近女生两步,傲慢地俯视着她:“如果我不呢?”
 女生有些胆怯,但也没有退缩,她抬起头,重复着同样的意思:“麻烦你。”
 雨晔微微皱了皱眉,沉默半晌,直接转过身:“真无聊,我们走。”
 没走多远,雨晔听见女生的声音从身后传入耳畔——“塑料是分解不了的。下次别再这样做啦!”
 雨晔忍不住不爽地扭头去看,女生已经越过繁茂的灌木丛,低头寻找了起来。眼下附近的学生都凑热闹地看过来,雨晔觉得非常丢脸,他死死盯住远处的女生,吩咐死党:“明天之前帮我打听清楚她的名字和班级,她死定了!”

#p#分页标题#e#


 02
 “燕霜,高二六班。既不是风纪部的,也不是卫生委员。我看她是故意和你作对来着……”
 大概没见过雨晔吃瘪的先例,死党的效率头一回如此之高,当日晚上《新闻联播》还未结束,便打探来了第一手信息。
 隔天一大早,雨晔训练结束回休息室换衣服,还没进门便听见平日朝夕相处的队友在热议他昨天的事情。不光如此,之后回教室上课,一路上都有人时不时地朝他指指点点。换做平常,放眼看去乱丢垃圾的人随处可见,别说随手扔一个饮料瓶,就算将化学课用过的实验用品倒在窗外的也大有人在。但如果单独将一个人的这种行为提出来,他雨晔一夜之间就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
 太荒谬了。
 雨晔握紧拳头走进教室前,他暗暗发誓定让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付出沉重的代价。
 于是从第一节课开始,他便拉上死党来到六班所在的走廊,装作是在闲聊,实际上在监视燕霜的一举一动。就算人潮再汹涌嘈杂,雨晔都如一只猎豹将目光聚焦在燕霜这只小鹿身上,只要她稍有不慎,他就立刻展开攻击。
 可是——
 一天下来,从教室到厕所,从厕所到图书馆,雨晔几乎拿出了比赛的集中度也没能抓住燕霜一丝一毫非环保的行为。不仅如此,燕霜做的每一件事都让他感觉,想让眼下的这个猎物就范难度实在太大。
 每个课间燕霜都会走去讲台拾起地上的粉笔头,将它们重新放进纸盒;去了厕所,在洗手台洗手水龙头绝对不开着超过三秒,确认身边的龙头都关紧了才离开;放了学,还会认真将教室的垃圾分类带走。
 可谓无懈可击。
 但雨晔没有就此作罢,没准她知道自己在观察她,故意作秀而已。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做到绝对的环保,总有一天,他会抓住她的把柄,让她自打耳光无地自容。
 然而——
 事情并没有按照雨晔预想的那样发展,整整一周过去了,雨晔非但没有看见燕霜做出哪怕一小件污染环境的事,而且还发现原来她并不是只和他作对,这么多天来,她几乎每天都在制止学生乱丢垃圾,就连老师偶尔的无意之举她也没有放过。
 “这女的有病吧?真以为自己是世界环保大使啊?”死党看不下去,他拍拍雨晔的肩,“放心,我会帮你盯着,不会白白让你吃亏。”
 因为日复一日的监视工作,雨晔荒废了训练遭到老师的痛批,接下来几天,雨晔虽然还心有不甘,但也只能乖乖在运动场跑圈。
 直到又过了一周,死党突然紧急致电:“图书馆北侧花坛,速来!”
 雨晔想也没想,激动地朝那边跑去,在死党的指引下,他躲在十米开外看见燕霜正躲在路边呕吐不止。
 报仇的机会来了!
 雨晔快步走上前,努力掩饰着呼之欲出的兴奋,装作偶遇一般,弯身下来:“哟,这不是我们的环保大使小姐吗?你这是在干吗……”雨晔看见花圃边一大滩没有消化完全的早餐,继续挖苦道,“呀,这么污染我们学校的大好环境,你不会跟我说你在施肥吧?”
 燕霜难受地捂着胸口,在一旁安抚她的同学听不下去了,她解释道:“燕霜的肠胃炎犯了,你有必要说得这么难听吗?”
 雨晔依然俯视着燕霜:“难听?更难听的我还没说呢!既然有本事制止别人乱丢垃圾,自己就别打着肠胃炎的幌子制造垃圾。厕所就在那边,难不成你的脚也旧疾复发走不动路?”
 “雨晔,你知道……”
 “好了。”燕霜及时打断了同学,勉强站起身来,“是我不对,我回教室吃点药就好了。”
 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雨晔怎么可能就此罢休,他继续刁难:“这就想走啊?那天的气势哪儿去了?”
 燕霜好像的确很不舒服,但她强忍着,拜托着同学:“麻烦你去帮我把药取来,我留下来把这里清扫干净。”
 “燕霜……”
 燕霜推开同学:“我没事,拜托了。”
 同学瞪了雨晔一眼,转身往教室跑去。燕霜开始一边忍着剧痛一边独自清理呕吐物。没了继续发难的理由,雨晔干巴巴地站在旁边,看着女生痛苦的模样,心底没有原以为的畅快,反而冒出一丝不忍。
 等到那位取药的同学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不远处,雨晔才略有尴尬地说了句:“这就对了嘛……以身作则嘛。”灰溜溜地跑了。
 “这下心里爽了吧!”毫不知情的死党看见雨晔回来了,乐呵呵地说。
 “哦……”雨晔魂不守舍地回头看了两眼。

#p#分页标题#e#


 03
 随着上次的风波逐渐平息,雨晔以为自己可以重新回到以前饱受推崇,专心训练的日子。可是当他隔天路过教学楼,想到昨天女生憔悴无力的样子,他特意去燕霜的班级看了看,却没发现燕霜的身影。向人打听,才知道燕霜因为急性肠胃炎请假没来。
 “你该不会内疚了吧?你想想看当初她是怎么当着那么多人面让你出丑的。再说了,肠胃炎是她本来就有的,和你又没有关系。”死党见雨晔一整天都心不在焉,训练中途忍不住过来安抚。
 雨晔抹了抹汗,依然略有疑虑:“是吗?我昨天会不会太过了?”
 “不会……”死党有些嘴软,“换做我,我也那么干!”
 雨晔歪着脑袋,没有说话,死党一把将他拉起来:“行了,别在这儿自寻烦恼,赶紧过去集合吧,不然教练又要开骂了。”

 雨晔再次遇见燕霜,是在学校的便利商店里。当时雨晔正在帮队友买水,透过货架,看见燕霜站在收银台边上迟迟没有离开,他稍微走近了些,原来她忘了带钱,但买的东西好像又耽误不得,于是在原地不停翻找着口袋。一分钟后,燕霜摸遍了全身也没有找出钱包,而身后排队的人也越来越多。燕霜恳请老板让她先把东西带回去,回来再来给钱,但老板一脸刻薄,没有同意。
 雨晔仔细想来,乱丢饮料瓶那次,她好像的确没有做错什么,反倒是自己似乎太耿耿于怀,对一个女生做了过分的报复。那如果这次帮了她,是不是就可以稍微弥补一下呢?
 雨晔掏出五十递给身边一同来的队友,托他出面帮燕霜解了围。
 燕霜再三感谢了队友,然后问了班级姓名,承诺改日一定归还。
 “干嘛不自己去啊?”燕霜走后,队友好奇地问雨晔。
 雨晔蒙混过去:“我不适合做这种事。”
 买好水后,雨晔看见前面有女生拆下零食包装纸直接丢在地上,他明明已经走过去了,但还是退回来几步捡进了垃圾桶。
 队友立刻惊奇地向他竖起大拇指。

 04
 对于体育特长生来说,文化分的高低并不是很重要,但无奈的是,雨晔的班上有一位非常严于律己也严于律人的地理老师。年过三十而已,身体里却住着一个古板苍老的灵魂。不管你是学体育还是学艺术,在他眼里你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而他的责任就是兢兢业业将毕生所学传授给你们。尽管学校放宽了体育生的练习时间,但平日里六门主要科目还是必须按时按量地出席。更倒霉的是,雨晔唯独这天没有带课本。
 “你的书呢?”死党十万紧急地问他。
 “……丢了。”雨晔立刻回忆。
 “什么时候的事?”
 “还不是上周去游泳,你把我书包搞到水里,书都泡烂了。”
 “我就知道你会赖我!”
 雨晔不管不顾地把死党推出门:“我不管,你去帮我借!借不到你就别回来了。”
 死党没办法,只好哀号着照做,上课铃响起的同时,他果然带了一本地理教材回来。雨晔欢欣鼓舞地抢过来,对死党一番表扬:“厉害啊你!谢啦!”
 “跑了好几间教室才拿到的,你小子这次欠我的啊!”
 “知道啦知道啦!你问谁借的?”
 死党满头大汗:“我也不知道,见着熟人就问,你管那么多干吗?借到就谢天谢地了。”
 雨晔随手翻开教材的扉页,整个人僵住了,死党凑过来:“怎么了?”雨晔赶紧合上书,把他赶回座位:“没事没事,上课了。”
 等教室安静下来,他又轻轻掀起封面的一角,“高二六班,燕霜”几个娟秀的字迹一清二楚。
 自从成了体育特长生,雨晔在课堂上可谓是随心所欲,有时打瞌睡有时看漫画有时打游戏,实在闷得慌,就拉上周围几个男生埋着头打牌。而今天的地理课,以上几样他一概没做,在旁人眼里,他全程都在认真看书。可谓世界奇观。
 但没人知道,其实课本上印刷出来的字,他一个也没看进去,他认真研究的是每一页空白处记录下的笔记,以及笔记里时不时乱入的涂鸦和简笔画。
 三个Q版小人下面标注的是TFBOYS,还有一个迷你的龙猫。地理的知识点之间偶尔抄上几句五月天或者薛之谦的歌词。整体看下来,非常青春和少女。
 “私下还是蛮正常的一个女生嘛。”
 雨晔看看时间,还有十分钟下课,他从练习册上扯下一小张纸片,思考了一下,握笔写上“上次的事,抱歉啦!环保还是很棒的!”夹在了书页里。


 三天后。
 雨晔在橡胶跑道追上死党,气喘吁吁地吩咐他:“今天又有地理课,你去帮我借书吧。”
 “又?”死党一副“你没搞错吧”的表情。
 雨晔耍赖道:“不然呢?我想带也没办法带啊。你上次借得不是挺顺利的吗?”
 死党突然停下来,雨晔疑惑地看着他,死党拍拍脑袋:“糟了!上次借的书,我好像没有还……”
 雨晔立刻想到自己写的纸条,紧张地问道:“你放哪儿去了?”
 “应该在教室吧。”死党松一口气,“正好今天你用完,我再去还。我怎么这么聪明!”
 雨晔一掌拍过去:“聪明你个大头鬼啊!人家自己不用的啊!”
 “还不是怪你!”
 “算了。”
 然而——
 死党翻遍了整个桌肚也没看见那本地理书。因此,雨晔听了地理老师整整十分钟的谆谆教导。但他很反常的没有一声抱怨,下课铃一打响,他迅速把死党的教材抢了过来,死党问他干吗?他丢下一句“替你还给人家!”便跑出了教室。
 毕竟之前打过不愉快的照面,雨晔走到六班所在的楼层就停住了脚步,眼看训练时间快到了,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走去燕霜的教室门口,很不巧遇见老师在拖堂。于是他又在走廊等了十多分钟,最后终于听见里面骚动起来,他又立刻躲去楼道,直到教室里只剩下值日生,他才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进去,凭着记忆找到女生的课桌,将书本塞了进去。临走前还不忘威胁值日生:“不准说出去哦!”

#p#分页标题#e#


 05
 周一的升旗仪式上,雨晔头一回没有和男生们在队末打成一团,而是花了三分钟时间从歪七扭八的队列中找到了燕霜班级所在的位置,然后又花了两分钟找到了女生的背影。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楚,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女生剪了短发,好像比之前更可爱了一点,时不时地在老师眼皮底下和身后的同学交头接耳,表面很规矩,但实际上也没有把校长在国旗下的讲话当成一回事。
 说起来,这还是雨晔头一回这么仔细地关注一个女生。之前也不是没有于遇见过有好感的,但一来没有恋爱的兴趣,二来校队太忙,顶多平日对仰慕自己的女生附送几句温暖的关心,像这样结过梁子,时隔这么久还令他念念不忘的,只有燕霜。
 明明和往日一样久的升旗仪式,校长宣布解散的时候,雨晔居然有种“怎么这么快”的感觉。因为体育生不用上早读,所以雨晔和队友们留在原地,等待人群散去再去集合。而就在雨晔无聊地踢着脚边的石子,耳边的嘈杂里突然传来燕霜的声音。
 “上次,谢谢你帮忙,我把钱还你。”
 雨晔转过身,看见燕霜就站在自己面前,向那日帮她的队友道谢。
 因为压根就没指望她特意来还钱,雨晔也就没有嘱托队友把这个谎圆下去,所以当队友耿直地指向他时,雨晔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队友一脸谄媚地解释道:“哦,上次是他让我帮你的,你应该感谢过他。”
 人潮散尽的操场渐渐安静下来,雨晔不知如何解释,只好抢先一步摆摆手:“……举、举手之劳。”
 燕霜似乎也很意外,她抿了抿嘴,把钱递过来:“谢谢你……”
 雨晔很是难为情:“也没多少钱,算了。”
 然而女生也没有继续,她把手放回校服口袋,朝雨晔点了点头:“那,再见。”
 “等一下!”雨晔叫住她。燕霜回头,他歉意地说,“上次的事,没忘心里去吧?”
 “没……”
 “那就好了。”雨晔想到什么,从裤子口袋摸出一张名片,“听说这是治疗肠胃很厉害的医生,你可以去找他看看,总是忍着吃药也不是办法。”
 燕霜愣愣地看着雨晔,良久才接下名片,皱巴巴的,还带着一点余温。
 “谢谢……”
 问父母拿来的名片放了一周终于送出去了。雨晔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时有男生从他们身边经过,随手就将一只牛奶盒丢下。燕霜先看到了,想去捡起来。雨晔拦下她:“我来。”
 他走上前,按住男生的肩膀:“嘿,哥们,这里不是你家,请把垃圾带走。”
 对方本来有点不爽,但转过身发现面对的是雨晔一米八的个头,立刻不敢作声乖乖照做。雨晔转头朝燕霜笑起来:“看来这种事,让男生做比较方便啊。”
 死党在一旁早已目瞪口呆:“我们霸气孤傲的雨晔同学,脱胎换骨了!”

 06
 隔天雨晔便雷厉风行地在班里搞起了“倡议环保”的活动。
 但凡是他们班的学生,乱丢一次垃圾或浪费一次水惩罚值日一周,垃圾不分类惩罚值日两周,监督以上行为者可获得额外的奖金,当然资金由雨晔个人提供。雨晔早就想到光靠他的力量无法实施,于是在众人口诛笔伐之前,他便拿到了班主任的同意认可书。尽管班里怨声载道,但雨晔甚是开心。
 “我说你是不是受刺激啦?你是想让大家都痛恨你是不是?”死党怨声载道。
 雨晔竖起手指:“为了我们生活的环境越来越好,我宁愿做这个伟大的‘罪人’!”
 “完了,你没救了。”
 雨晔看一眼死党座位底下的瓜子壳,下达最后通牒:“今后不准在教室里嗑瓜子!不然我将你所有偷懒的法子都上报给教练!”
 死党欲哭无泪:“你太狠了!就算是想追燕霜也不用牺牲我们的幸福生活吧?”
 雨晔顿时就愣住了,一掌拍向他的脑袋:“瞎说什么!”
 可是耳根子却不受控制悄悄烧红了起来。

#p#分页标题#e#


 07
 之后雨晔偶尔会在教学楼里碰见燕霜,两人会互相笑笑当做打招呼。
 雨晔打听过燕霜的事情,除了知道她是和自己同一年转来这里之外,就没了更多的信息。就连身边的同学对她的印象也都只是“环保主义者”而已。
 至于她为何如此执著于环保,雨晔根本不得而知。可是就在不久后,他很意外地知晓了其中的原委。

 自从有了环保意识,雨晔再也不让父亲安排司机接送,而是和大多数学生一样搭乘公车。
 这天他如往常那样拉着吊环挤在闷热的车厢里,因为是下班高峰,每到一个路口,车子就会停上几分钟。而就在公车又堵在一个不是路口的地段时,车厢里发生了骚动。
 “怎么回事啊?又没有红绿灯,干吗不开了?”
 司机大叔回头解释道:“不晓得啊,前面堵着,我也过不去啊……估计是出车祸了吧。”
 雨晔本来没有凑热闹的心情,但听到发生车祸,大多数乘客都涌上前来,伸着脖子想一探究竟。于是雨晔也就被推到了车头的位置,他个头高,所以不经意地转头,就在前方拥堵的车辆中间捕捉到了燕霜的身影。
 周围密密麻麻站了很多人,燕霜被围在中间,同样作为焦点的还有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面红耳赤怒气汹汹地对着燕霜谩骂着什么,隐约能听见几句不堪入耳的脏话。
 情形非常严重的样子。
 雨晔转身恳请司机开门,司机说不是站点不能下车。但车子一时半会儿又动不了,乘客们都纷纷响应,司机最后只能妥协,开了车门。
 雨晔第一个跳下来,跑到前面挤进人群,到了燕霜面前,这才看见女生在抹眼睛,脸色浮着一个深红的巴掌印。雨晔转向那个男人,质问道:“是你打的?”
 男人气焰嚣张:“是又怎样?”
 雨晔控制住怒火,理智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你还真得问她!”男人指指自己身后敞开的车门,“大伙评评理,我开车好好的,突然这小姑娘从窗外扔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还都是垃圾。你说我打她合不合理?”
 雨晔往车里看了看,果然在驾驶座散落着一些果皮。雨晔轻声问燕霜:“是你做的吗?”
 燕霜终于抬起头,死死看着那个男人:“那个本来就是你从车里扔出来的,我只是还给你。难道你不知道开车往窗外扔垃圾很危险吗?”
 男人似乎更火了:“你还说是吧?你还有理了是吧?这路是你家的还是怎样,我扔垃圾碍到你了吗?”
 燕霜毫不示弱,眼睛越来越红:“你会伤害到后面开车的人!”
 “那我害到谁了,现在TM就给老子站出来!”
 “如果害到就晚了!”
 “你这姑娘还真是……”说着,男人又扬起了手。
 雨晔及时制止了他,想到既然对方可以因此吵这么久还动手打人,说明他根本不想息事宁人。雨晔冷静地问他:“那你到底想怎样?”
 男人大手一挥:“赔钱!我总不能白白吃亏,洗车还得花钱呢!”
 “好的,我知道了。”雨晔掏出手机,按下了110。

 到了派出所,男人稍微收敛了态度,在警察的调和下,才慢慢平息了怒火,愤愤地离去。只剩下燕霜和雨晔还留在那里,警察已经联系了燕霜的家长,等他们来签字才能走人。
 雨晔一直陪在燕霜身边,中途有警察过来对燕霜进行了一番教导,可女生始终低垂着脑袋,充耳不闻。天色已晚,雨晔打算去便利店先给她买点吃的,当他提着关东煮再次回到派出所大厅,看见燕霜的母亲拉着她一个劲儿跟警察道歉,一边哭诉着:“对不起啊警察同志,是我的孩子做得不对……下次绝对不这样了,我回去一定好好说她。”
 警察也有点尴尬:“其实吧,不对的是那个司机,小姑娘环保是没错,只是方式方法不恰当,你也别怪她了。”
 燕霜母亲连连点头,心疼地摸了摸燕霜的脑袋,哽咽地说:“其实她之所以会这么冲动,真的是担心别人受伤害,一年前,她父亲就是因为前面有人丢了一个塑料袋盖住了挡风玻璃,才在高速上出意外的……希望你们别怪她……”
 顿时,周围的警察都沉默了。门口的雨晔也震惊得瞪大了眼睛。他静静地望着燕霜,女生终于微微颤抖了肩膀。

 当晚,雨晔的父亲开车接他回家,一路上雨晔都默不作声。父亲一手夹着烟问他:“怎么?心情不好?”
 “没。”雨晔看向窗外。
 “别不开心了,下个月爸爸带你去安吉玩。”
 “安吉有什么好玩的。”雨晔眼睛尽量不去看他。
 “哈,最近新闻报道安吉建设了一座全生态的游乐园,爸爸打算带你去那玩咯。”
 “哦。”
 父亲没有再说话,他吸完最后一口烟,随手将烟头丢出了窗外。
 “喂——”雨晔突然大叫一声。
 父亲大惊:“怎么了?”
 雨晔朝后看一眼:“停车。”
 “啊?”
 “我让你停车!”
 父亲把车停靠在路边,情绪也受到了影响:“发什么神经?”
 雨晔打开车门:“你先走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大概也习惯了他的任性脾气,父亲果真把车开走了,不到一秒,左侧车窗飘出一张一百元钞票,在风的戏谑下凌舞。
 “我有钱,不用你给!”雨晔朝空气大喊一声,车早已加大马力开远了。
 他站在路边,车水马龙的,烟头早就熄灭,找不到了。
 雨晔呆呆地看着地上还在微移的红色钞票,他看到的仿佛是一滩血凝固在地上。他复杂地抬头看了下无尽的青空,天将赐雨,人未还……

#p#分页标题#e#


 08
 难得的休息日。
 雨晔躺在床上无聊地刷微博,无意间看到一个公益视频。里面出现了一张照片,是一只腐烂在海滩上的海鸟,它的腹部没有血没有肉,只有打火机钢丝海草等根本不是食物的东西。还有在海水里不停游泳的北极熊,看起来好可爱,但有人解释说它们是被迫的,因为地球暖化,已经没有足够多的冰面给它们活动。视频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只瘦骨嶙峋的海豹对着镜头摆出不知是笑还是哭的表情。
 然后雨晔看到一行醒目的文字——世界上,每二十分钟就有一个物种灭亡。
 雨晔扔下手机,下了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外面的世界笼罩在一片灰色的雾霾之中,再也看不见小时候那般湛蓝的天。
 不由得就想起了燕霜的脸,好像只有她的笑才让他觉得世界依旧还是美好的。

 09
 不知从何时起,雨晔已经背下了燕霜班体育课的时间。而这天天朗气清,他在操场等到上课也没见燕霜出现在队伍中。问了平日和她相熟的罗雪,她也说没见到她。
 雨晔特意去教室找,果然看见女生捂着肚子趴在课桌上,样子非常痛苦。
 “肠胃炎又犯了吗?”雨晔快步走过去,蹲着她身边。
 女生满头是汗,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吃了药也不管用?”
 “嗯。”
 雨晔将女生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来,我送你去医务室。”
 去医务室的路上,雨晔问燕霜:“你没有去对不对?”
 “啊?”燕霜忍着痛。
 “我上次给你介绍的医生,你没去找他,是吗?”
 半晌,燕霜才回答:“嗯……家里负担不起。”
 雨晔没有说话。在快到医务室的时候,燕霜突然开口:“你觉得我很可笑,很不自量力吧?”
 雨晔放缓脚步:“怎么这么问?”
 “因为父亲的意外,就凭自己的力量去制止别人做习以为常的事情……不会太天真吗?”
 雨晔扭过头,女生急促的呼吸落在脸上。
 “不会。”他顿了顿,“现在还有我和你站在一起。”

 下午的课间活动,雨晔逃了训练,特意回医务室看燕霜,医务室的老师说她已经回去上课了。于是他又跑回教学楼。所有学生都在走廊上休息,雨晔还没走到燕霜的教室,就被罗雪拉住,她问:“来找燕霜?”
 雨晔难为情地点头。对方将手里的单词簿递给他,说:“她在楼顶,你帮我把这个给她。”
 “哦,好。”
 罗雪打量了雨晔几眼,问:“你就是雨晔?”
 “嗯。”
 “从三中转来的?”
 “嗯……怎么?”
 罗雪凑到他耳边,小声说:“燕霜也是,当初你在三中她就喜欢你啦,因为你,她才转过来的哦。”
 雨晔很震惊:“你开玩笑吧?”
 罗雪信誓旦旦:“燕霜只和我说过。当初你在三中,她没勇气表白,现在喜欢你的女生都排到图书馆了,她更不敢说了。再加上上次你们……好了,你快去找她吧。”
 雨晔慢慢地走上天台,心里还反复思考着刚才听到的秘密。他缓缓推开铁门,燕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怎么那么久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雨晔没有作声,也不敢继续往前走。燕霜继续说:“刚才我还没说完呢,上午是雨晔背我去医务室的哦。你肯定不理解为什么明明喜欢他,我还故意制止他乱丢垃圾吧?我只是不希望我喜欢的人做错误的事情,就算他生气我也必须那么做。说真的,上次和他闹了两次不愉快,我以为我再也没机会和他说话了……没想到他会主动帮我,我就知道自己眼光肯定不会错的。你总是让我去表白,可是现在的他肯定看不上我吧,上次还在大马路上出糗,丢脸死了……喂,我说你在干吗?”
 “有没有在听啊……”燕霜一把拉开铁门,目光接触到雨晔的那瞬间,她彻底愣住了。
 “怎么会是你……”
 雨晔紧张地把单词簿递过去,声音微微颤颤:“罗雪……让我交给你……”
 燕霜快速接过来,说了声谢谢便绕开他逃走。可男生却立刻拉住了她的胳膊。两人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在轻薄的日光里。
 “自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之后,我开始不乱丢饮料瓶,不浪费一滴水,吃饭也不在碗里剩一粒米,在家不开多余的灯,不坐爸爸的车上学,也让他和我一样乘公车,叮嘱他不准往车窗外丢垃圾……从那天开始,我不做任何破坏环境的事情。所以……”雨晔转过头来,看着燕霜的侧脸,“你还会喜欢这样的我吗?”
 燕霜眨了眨眼睛,不知如何回答。而雨晔已经面对着她,清澈的日光从青蓝的天空倾泻而下,自他的肩膀流淌到女生的发梢。
 “反正……我非常喜欢你。”

#p#分页标题#e#


 10:番外
 “今天是什么纪念日你知道嘛,晔。”
 雨晔顿了顿,缓缓开口,眼神充满着温柔:“在一起327天纪念日,我走上环保一周年纪念日……”
 “晔,你怎么记得比我还清楚啊——”
 雨晔得意地看了看窗外的天空,青蓝的天色酝酿着兴奋的空气,“下个假期,我带你去宁波玩吧,那新造了一座环球乐园。顺便带你去体验怨灵屋的刺激……”
 燕霜将头轻靠在雨晔厚实的胸膛:“好啊,我还想去坐摩天轮,那里也有的吧?”
 “那可当然咯,安吉那儿的游乐设施宁波都有的吧。”
 “嘻嘻,你最好了。”
 雨晔视线停在窗外:“等我会……”
 “嗯?”
 
 雨晔来到门外,捡起从天上飘来的一张餐巾纸……

全文完

(仅以此文告诫天下所有同学保护环境~)

分享到: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匿名

栏目导航

betway必威体育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