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betway必威: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那年的高考,那年的爱恋

时间:2017-09-19 来源:原创 作者:岭上月明 阅读:9
  


  
  (一)
  
  陈阳大概五六年没有回家乡所在的县城了,发展变化很大,令人惊叹!高楼林立,街道宽阔,车水马龙,人群熙攘。突然,在陌生的人来人往里他看见了高中时的班主任杨老师。他急忙走上前去,热情地握住杨老师的手打招呼:“杨老师,这么多年没见面了,身体好吧?”“还行!我已经退休三年了,现在一家私立学校发挥余热!”杨老师说话风趣,待人和蔼。两人闪到路边的树荫下,坐到石凳上亲热地叙起旧来。当年的老师当年的同学一一探问,大都过得挺好。所有代课老师中唯有教数学的李老师很不幸,五十岁不到,患了脑中风,媳妇离婚带走了女儿,一个人在县老年公寓孤苦地生活着。他们同学当中要算高彩凤很出格,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惊世骇俗,她竟然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退休工人,那男人的女儿比高彩凤小不了几岁。高彩凤从师范学院毕业先在乡下教书,后来调到县中,谈了好几个男朋友,不是人家看不上她,就是她看不上人家,一晃几年便成了大龄剩女,要找个合适的对象更不容易了。
  
  “陈阳,你们俩高中时不是在谈恋爱吗?最后怎么分手了?”听杨老师这么一问,陈阳心里猛地像刀扎似的疼痛。
  
  “唉——!是我对不住彩凤,先提出分手的。两地分居,工作不在一起,况且上大学后我有了新的女朋友。说实话,她比彩凤长得漂亮迷人,家境也好。毕业我们都留在省城,水到渠成建立了家庭。”
  
  “那你们现在生活可幸福、美满了?”杨老师笑呵呵地问。
  
  “一切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不好不坏的社会,不好不坏的家庭,不好不坏的工作,不好不坏的生活!”陈阳答得模棱两可,“人一辈子像苍蝇一样瞎碰瞎活哩,为表象迷惑,眼睛就像蒙着一层布,黑灯瞎火地走路,等明白了已经悔之晚矣!”
  
  “你在你们那一届同学中发展得很不错呀,在省城买了房,工作稳定、媳妇漂亮、儿子可爱;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让你称心如意的?”王老师关切地问。
  
  “结婚后我才发现我媳妇一切都好就是心眼小、多疑、脾气暴躁。她很爱我,她要把我像鸟一样养在她的鸟笼里,像鱼一样透明在她的鱼缸里。我从外面出差或者学习回来,翻提包、翻钱包、翻手机,名副其实的‘三翻’老婆。总担心我背过她交往别的女人。经常因为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隔三差五就赌气、吊脸、吵架,弄得全家鸡犬不宁,烦死人了。”
  
  “是不是你真有哪方面的事情才惹你媳妇不放心?”
  
  “王老师,绝对没有!你想我在单位也不是带‘长’的,就一个普通职员,没官没权谁理你呀!”
  
  “女人大都有吃醋心理,哄哄就过去了!”王老师安慰说。
  
  “也许!王老师,咱们暂且聊几句,我还要走几家亲戚。以后有机会我召集几个要好的同学咱们好好聚聚!再见!”
  
  “再见!”
  
  (二)
  
  一路上,陈阳思绪翻飞,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看来彩凤这些年过得不怎么好呀!上天啊,好人难道没有好报吗?他曾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为她祈祷为她祝福,这美好的心愿终归化作乌有了吗?
  
  陈阳清楚地记得他和高彩凤的最后一次见面。当时高彩凤亲自跑到省城他们大学,当面郑重地问他,他俩能不能走到一起,他说不能了,彩凤不听他解释,哭着跑向车站,他在后面追着送别,泪眼中肝肠寸断。她长长的黑发在眼前一甩,扭身上了长途班车,咬牙切齿向他抛了一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他像木头人似的,在送别的人群中站了很久,班车啥时开走的他都没察觉!
  
  陈阳的心思又一次飞回到他们美好而艰辛的求学时代!
  
  高一一年稀里糊涂就过去了,真正好的同学没交往几个便分手了。进入高二分科分班,面对新建的班级陈阳的内心既充满渴望又感觉迷茫。他和高彩霞都因为理化学不动选报了文科,而且进入了文科快班。陈阳的数学在班上无人能比,而高彩凤的英语超强。理所当然,两人是老师眼中能考上大学的种子选手。班主任杨老师在期中考试后另排座位时有意把他俩排在一起,希望他们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共同提高。天造地设两人渐渐萌生了爱慕之心,最后发展到如胶似漆、形影不离!
  
  九月一号开学不到两周,天就变脸了,阴雨连绵。特别是一个星期四的晚上,小雨突然变成大暴雨,天像堤岸垮塌的江河,雨水从空中倾倒而下。校园瞬间成了一片汪洋大海。九点半,晚自习下了,同学们陆陆续续回家的回家,回宿舍的回宿舍。陈阳在等雨点变小时离校,他暗自庆幸今天来校时穿着雨鞋拿着雨伞。忽然,他发现教室就剩下他和一个女生了。这女生和他一样皮肤黝黑,但是她的模样有点怪,眼睛小脸盘长,而且体型不匀称,上身短下身长。一开学就因为外貌特别,别的同学的名字陈阳没记住,而高彩凤三个字他却印象深刻。陈阳走过去好奇地问:“高彩凤,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不走?”高彩凤怯生生地说,“我忘了带伞,雨太大,我怕鞋和衣服淋湿了。不过,我住校,距离近,走起来也快着哩!”他俩站在教室门口,望着黑漆漆的夜,听着哗哗响的大雨满心忧虑。走还是不走呢?陈阳虽然个子不是很高,但他体质好、劲大,在班上扳手腕就是大个子男生也赢不了他。此时,陈阳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突然对高彩凤说:“你没带雨伞没穿雨鞋,我背你到女生宿舍吧?反正咱们教室离你们女生宿舍不远,也没其他人,不会有同学说闲话的!”高彩凤听到陈阳这句话,一股暖流袭上心头,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泪水一下子涌出眼眶。陈阳背着高彩凤,高彩凤左手举着伞,右手搂紧陈阳的脖子,两个人像幽灵一样在如注的暴雨中快速穿行。十分钟左右他们就到了女生宿舍门口。放下高彩凤,陈阳接过雨伞什么也没说便消失在茫茫的雨海中了。身后隐隐约约传来高彩凤的感谢声。他们俩的第一次交集在各自的心幕上留下永不褪色的一笔,终生不灭!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betway必威体育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