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betway必威: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炽目弥裳

时间:2017-10-03 来源:原创 作者:忍冬·流苏 阅读:9
  

  或许你第一眼看上的并不是可以和你相守一生的人,却是你最放不下的人。
  
  这一生,花弥兮最放不下的是神祭,最偿还不了的是神祭。
  
  当她赢过了所有人,却唯独失去了他。
  
  她最后,还是后悔了。
  
  或许在漫漫的陪伴中,她早已对他有了感情,以至于现今如此难过。
  
  或许吧,她到最后也没弄清情为何物。
  
  这个困扰她这一生的问题,又何时得以解决。
  
  犹记幼时,他半眯着眸子斜躺在樱花树上,漫天樱花乱舞,却不及他半分风情,一身白衣,饶是比更清冷三分,更清雅脱俗,这样的他,却总是眉目含笑,温润如玉,却只对她一人温柔。
  
  不知多次,樱花树下,神祭总是这样问弥兮:“兮儿,你可晓情为何物?”
  
  那时的她,只会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将情的释义说出来:一是外界事物所引起的喜、怒、爱、憎、哀、惧等心理状态。二是专指男女相爱的心理状态及有关的事物。三是对异性的欲望,性欲。四是私意。五是状况。
  
  神祭就会轻轻一笑,那笑淡却了星辰,暗淡了春日明媚的柔光,却不及眼底,寻出了一丝伤感的意味,只是那样轻。
  
  他揉揉她的小脑袋,如沐春风般好听的嗓音,说出来却好似叹息一般:“兮儿,是我太过心急,也是,你怎晓情为何物。”
  
  曾经你不懂,现在亦是。
  
  说到底他在期盼什么呢,不是只求在她身边看她成长就好了吗?
  
  怎可奢求太多。
  
  花弥兮好恨,最恨的是自己,因为是她……亲手……杀了他的呀……
  
  她亲自将长剑刺进他的心窝,看着他凄然的表情,血流不止,眼底掩藏不住的失望,他的身体慢慢冷却,最终倒下,鲜血染红了洁白的雪地。
  
  为什么呢。
  
  他没有一丝怪她。
  
  花弥兮这一生最相信亲情友情,却因此伤害了最爱她的人。
  
  寒风凛冽,天空阴沉。
  
  花弥兮一身红衣,与晶莹的雪地形成对比,刀尖滴着血,一滴一滴直没入雪地,染成一片红。
  
  她眸间分明没有一丝感情,淡漠的嗓音,说:“神祭,你为何背叛我。”
  
  一身白衣的神祭立在雪地上,身板挺直,即便死到临头也没有一丝软弱。
  
  他沉默着不说话,因为解释似乎已经毫无意义,毕竟她已经不信任他了。
  
  花弥兮丝毫不犹豫地将长剑刺入他的身体,刹那间好像整个世界都禁止了,他却开口了,还是那样的嗓音,那样的表情,只是多了一份凄然,他问:“兮儿,你可晓情为何物。”
  
  绝美的笑容,一如往昔。
  
  花弥兮一怔,刚说一个“情”字就被打断。
  
  “也罢,你怎晓情为何物,你不知情为何物。”声音出奇的平静。
  
  神祭长舒一口气,用仅存的力气说:“我从未想要害你,你要多注意你身边的人,你认定的未必是正确的,你那个哥哥不是好货,只是我不在了,你要多加小心,保重……”
  
  神祭抬起手想最后摸一下弥兮的脸庞,最终只是徒劳,手停在半空,身子已然倒下,渲染大片殷红。
  
  花弥兮心中好像有一处塌陷了,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感情,意味不明。
  
  为什么,会如此难受。
  
  眼眶顿时湿润。
  
  抬头望天,失神地说道:“情究竟为何物……?”
  
  一滴清泪滑落。
  
  难道,她是错了吗。
  
  她自诩这一生从未做过什么后悔事,只是这一次,她的心动摇了。
  
  如此不安。
  
  还是那样的樱花,只是少了那如玉般温润的男子。
  
  樱花树下,花弥兮眼中已多了一份感情。
  
  “神祭,我来看你了。”
  
  红衣少女勾唇一笑,羡煞了初春的景
  
  你恨我吗。
  
  我知道,你不会恨我,可我多希望你怪我一些。
  
  你总是太过纵容我。
  
  我现在懂一些你说的情了。
  
  你若能回来,我会很开心的,到时我笑给你看好不好。
  
  你总说我性子寡淡。
  
  你看,今天我带来了你最爱的秋露白,我们一起喝好不好。
  
  我陪你一起,不醉不休。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betway必威体育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