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betway必威: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舍不得他

时间:2017-10-07 来源:原创 作者:酒醒书香 阅读:9
  

1.

“那后来呢?那封信写的是什么?”

蓝歌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微微低下头去,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额头上,但我仍然看不清他的表情。

其实我不用看也明白那种失去爱人的痛苦。

因为我也刚体会过。

蓝歌并没有告诉我信的内容,从那以后我有半个月没有见到他来公司上班。

发信息也不回,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突然有一天他又回到了公司,满面微笑,突然,我明白了他这半个月在干嘛,从他看我时的明亮的眼神,我知道,他彻底走出来了。

事后他告诉了我信的内容。

我听了之后心里特别难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也刚失恋的原因,反正就是非常的不是滋味。

在心里感叹老天的不公,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不过现在看来,他并不需要安慰,反而需要安慰的人是我。

最让我同情的是叶语,从小就是和奶奶相依为命,老人去世后她便一个人生活,初入社会的她被人骗去做小姐

刚开始只是在迪吧跳跳舞,后来被弄到洗浴中心去服务,她尝试过逃跑,但第二天就被抓了回去,被打的遍地鳞伤。

并且他们还把她的服务拍成了视频和照片威胁她。

这一做就是八年,直到她遇到了蓝歌,那个被狗追了三公里的人,现在是我的同事。

2.

蓝歌告诉我说叶语和自己发生关系后就再也没有从事过那种行业,在一次逃跑中遇到了他的堂哥,是他在那群人中救下了叶语。

其实他堂哥早就知道叶语的病,知道她活不长,所以,叶语为了答谢救了自己,就主动提出和他堂哥假结婚来欺瞒父母。

“为什么要假结婚?”

蓝歌苦笑的摇摇头说:“我堂哥不喜欢女人,结婚只是走个形式,让父母安心。”

“哦。”

原来叶语和蓝歌的堂哥在相识之初就坦白了彼此的情况。

“那你现在真的没事了吗?”

“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吗?”

“我看也不像,走出来就好。”我微笑着说。

看到他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其实我心里也挺开心的。

告别蓝歌后我独自徘徊在北京的地铁通道里,这条冗长的道路此刻那么清冷。

就像医院深夜的长廊,冗长而寂静。

“牵着手走过

你说你舍不得那一盏灯

有一次暧昧 你却回味着谁

爱情从来就不会停留

回回头爱过

你说你舍不得那张笑脸

有一次暧昧 却剩下空空的黑夜

流着泪爱不曾来过

舍不得他 舍不得他

握住的却是留下的伤……”

我刚失恋不久,听到这首《舍不得他》,悲伤似乎找到了口子,一个劲儿的涌进心脏。

3.

我裹了裹外套,寒风依然能找到入口,刺激着感官。

来到她跟前蹲下,静静地听着她的声音。

淡淡的悲伤,像生命中飞过的一只孤雁,在昏黄的天际留下一条寂寞的痕影。

落寞瞬间袭上了我的心头。

我也舍不得她,四年的感情,竟然败给了时间

突然间热泪盈眶,我承认我的心是很脆弱的,很容易被感动,平时听歌的时候常常联想到自己的人生,不禁感伤

曲终,她看着我,说:你是第一个流泪的。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并且我还能在她的眼中看到被压制住的感动。

我说:你在这里唱了多长时间了。

“不知道。”她低下头,简单的拨弄着吉他。

这时我听到她肚子在咕咕叫着,于是说:“萍水相逢便是缘,我请你吃夜宵吧。”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4.

她叫沈涵,是一个卖唱的女生,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去年母亲被查出肝癌,到现在还在接受化疗。

她告诉我说:“我唱歌不光是为了赚钱。”

“那还有什么?”

“因为我喜欢唱歌。”

“嗯,看得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李澜。”

酒足饭饱后我们便彼此道别。

“这么晚了,你回家当心点。”

“嗯,放心吧,谢谢你的夜宵。”她歪着脑袋说。

我不得不承认她笑起来还是蛮好看的。

临别前我塞给她几百块钱,说是给她妈妈买点营养品,她硬是不收,我就说就当是你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为我唱歌的钱吧。

这个城市太大了,大到我遇到的所有人都会在下一刻消失,这个城市又太小,小到所有的生命终会有交织的那一刻。

清冷而喧嚣的城市,孤独的人苟且的活在黑暗中,很多人都虚伪的活在阳光下。

我并不认为我和沈涵之后还会相见,我也从未这样想过。

第二天我再次路过那个地铁通道时并没有见到她,无所谓,在我的人生中有太多的身影与我擦肩而过,我难道要每一个都去记住吗?

后来的日子我心里其实是有些渴望听到她的声音的,因为我真切的在她的歌声里听到了与我产生共鸣的情绪:孤独。

有一次我路过广场,那里聚集了很多人,像是在搞活动,我只是远远望了一眼,并没有打算去凑热闹的心思。

离听到这声音已经过去三年了,我楞在原地片刻,转身望去,是她,沈涵。

还是这首歌,还是这样的声音,依然那么孤独的声音。

5.

她的节目结束了,我看着她,她也看到了我,我们隔空相望,我对她报以微笑,她回敬我。

我一直等到她活动结束,她背着吉他穿过人群,向我走来。

我们找了一家咖啡厅,她握着杯子看着我,没有说话,我看了看她说:“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你还能认出我。”

“你是第一个听我歌流泪的人,也是第一个请我吃夜宵的人,我忘不了。”

“我也是,忘不了。”

我问了问她母亲的病情,她微微低下眼眸,黯然道:“两年前就挺不住了”

这其实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你现在是跟表演团走吗?”

“你相信缘分吗?”她突然转移话题的问我。

“刚开始不相信,现在有点相信了。”

“我也是。”

我和她会心一笑,我知道她问这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三年前初遇到现在再次相遇的情况。

我发现我和她之间似乎早就认识并且非常熟悉,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似曾相识?

我们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一个眼神或者一个笑容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你现在……还单着?”她问。

“嗯,你呢?”

“我也是。”

“呵呵。”我莫名一笑,不是嘲讽,只是发现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我问她为什么会选择唱这首歌,她说为了舍不得。

我说:现在呢?

她微微一笑:还是舍不得。

“有人叫你。”我向她身后努了努嘴。

我知道,她要走了。

“我要走了。”

“嗯。”

她站起来,背上吉他,并没有迈出脚步,我知道她在看着我,我知道她舍不得。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她问。

“你相信缘分吗?”

“相信。”

“我也信。”

她微微一笑。

我耳边传来她同事叫她名字的声音,我知道,她马上就要离开了。

她转身准备走,然后又转过身来,弯下腰,嘴唇凑近我耳边说了一句让我心起涟漪的话。

6.

说完她伸出小指,我笑了笑,也伸出小指勾了上去。

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莫名的不舍,伤感

我将和沈涵的事告诉了蓝歌,他端着酒杯笑眯眯的看着我:“缘分这东西,虚无缥缈,你真信?”

“我信。”

“那就期待你们的下次相遇吧,但是我可能等不到那时候了。”

蓝歌说要辞掉工作去成都发展,也方便照顾老人。

我说:你的事二老是不是着急了。

他告诉我说家里给介绍个姑娘。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这几年一直单身心里还是念着叶语,公司里好几个优秀的女孩子主动追求他,他只莞尔一笑:我结婚了。

“回去也好,该定下来了。”

“你呢?”

“我等她。”

“希望你如愿。”

一年后蓝歌结婚,我向公司请假,买了车票去了成都。

蓝歌的女朋友算不上漂亮,但为人很亲和热情,我问他:怎么样?

他说:挺好的。

我问他自己也问了他女朋友,他的回答一语双关。

婚礼结束后我多待了一天,蓝歌开车带我在成都这个城市转悠了一整天,可以说是尽了地主之谊了。

其实早就想着好好宰他一次。

7.

临别时我问他:你还来北京吗?

“不了,安安稳稳平平淡淡过余生,该消散的让它消散吧。”他望着天空说,声音有些萧瑟。

我没说什么,对他点点头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转身便走。

我能感觉到身后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直到我进站。

蓝歌不会再来北京,不是累了,而是已经结婚,曾经的叶语,在他心里可能会随着岁月的前进而慢慢淡化,直到彻底消逝。

这次分别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蓝歌,我们也从来都没有再联系过,就像从来不曾认识过一样,在心里只留下浅浅的影子,模糊了岁月的面孔。

上车后我找到位置坐下,把帽子压低,低着头小眯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旁边有人坐下,之前这个位置是空着的,我没有理会。

好像做了一个梦,耳边传来口哨的声音,吹着《舍不得他》的调子,我缓缓睁开眼,追寻口哨的主人而去。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我们相视而笑。

岁月如此安好,她还是以前的她,单身,我也还是以前的我。

沈涵将头靠在我肩上说:“我累了,不想再漂泊了。”她的话音有些疲倦。

“嗯,我也是,累了。”

我低头亲了下她额头,微笑说:“旅行结婚怎么样?”

“真好。”她笑了笑,像个小猫咪一样拱了拱头,钻进了我的怀里。

车厢里很多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们,在他们眼里我们是一对非常恩爱的情侣,而对我而言,我和她这是第三次见面。

我清晰的记得一年前她低头在我耳边说的话:“如果我们下次再遇见,我就嫁给你,你就娶我,怎么样。”

文丨酒醒书香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betway必威体育

热门阅读